讨论稿中的收费办法

2020-07-26 05:50

试点方案中的“从定额收费改为按袋计量后,会有部分居民不主动购买垃圾袋而造成垃圾清运处理费收费损失,考虑有50%居民不购买专用垃圾袋……”这段文字被广东省微生物研究所研究员、公咨委员孙国萍认为政策可能存在难执行的情况,“你自己都预料到有50%的人不守规矩,一个50%的人都不遵守的规矩是好规矩吗?”

除了两份讨论稿的衔接外,委员也对讨论稿中的“低级失误”搞晕了头。广州华安联合律师事务所副主任、公咨委委员钟华便发现,收费办法第一条列出了该法规制定的依据有“根据《广州市城市生活垃圾分类管理暂行规定》(试行)和《广州市收取城市生活垃圾处理费实施细则》等有关法律、法规,结合本市实际制定本办法”的文字记载,但到了第十九条,则写着“本办法从××××年×月×日起实施,有效期×年。《广州市收取城市生活垃圾处理费实施细则》(穗容环【2008】153号)同时废止。”,“前面才说了根据啥法律规定制定现法律,后面就直接来一句话把依据的法律给废止了,这样立法在法律上讲,很不严谨。”其还挑出讨论稿中“餐厨垃圾免费”“有害垃圾不收费”的说法也有瑕疵,“其实意思就是告诉市民这两样东西都不收钱,不如直接统一说免费好了。”

也有委员认为,讨论稿只针对如何计费进行规定,却没对政府收运队伍是否能做到分类收运有惩处条款。广东省环保志愿者指导委员会委员、公咨委员陈彦鸿提出:“市民按要求计费,但前方操作人员违规操作,是不是也要列明怎么罚?”广州绿点青年环境教育中心项目顾问,公咨委员陈志强也指出,讨论稿过分强调如何收费,但对广州目前尚不成熟的垃圾分类收运体系没有涉及条文。

27日,广州市城市废弃物处理公众咨询监督委员会(以下简称“公咨委”),在广州市政府会议室召开成立一周年座谈会。受出席人员行程安排影响,原定在今天进行的广州生活垃圾按量计费意见征询会被合并到此会上进行。18名出席委员就广州市城市生活垃圾分类计量收费管理办法(以下简称“收费办法”)和广州市生活垃圾分类计量收费试点方案(以下简称“试点方案”)提出了意见。对此广州市城管委相关处室人员回应,现有讨论稿为非常初步的讨论方案,正式推出前肯定会继续征询社会意见。广州市副市长谢晓丹出席座谈会听取了各方意见。

在会议进行期间,多名委员就试点方案和收费办法不衔接提出意见。

城管委分类处处长尹自永称,由于涉及居民物价改变需要听证,为了避免法律冲突,现有讨论稿中的试点方案为按照广州户籍人口每户每月15元垃圾费标准收取,故才有大垃圾袋每只0.5元,30天15元的收费标准。“我们打算一边试点,一边发现问题,一边完善收费办法,最终成熟推行。”尹自永称,讨论稿中的收费办法,为一个很粗略的初稿,由城管委内相关部门和广州一所高校按照现有法律条文和规章制度草拟,才有试点方案和收费办法目前无法完美衔接的现象。

广州市恒生手外科医院医生、公咨委员温峥认为,目前广州很多社区的垃圾桶还不能统一规格,如果确实要按桶收费,估计要将垃圾桶实物化定准,才能计费公平。

对于讨论稿中的诸多瑕疵,广东省建筑设计研究院环保工程设计所高级工程师、公咨委员原效凯建议,政府部门在完善计费法规时,邀请法律界人士参与。

广州市城管委相关负责人在会上回应,称将吸收委员们的建议,同时相关法规仍会广泛征求社会意见。

(责任编辑:王姣雁)

尹自永称,政府部门将吸收公咨委员的建议,将来正式法规出台前,还会继续征求市民意见。

讨论稿中对广州未来垃圾收费,采取了按袋和按桶两种方式收取。是不是只有这两种方式?广州是否适合?委员们同样关注。

“为什么会有两个完全不同的收费方法呢?”华南理工大学环境科学与工程学院副教授、公咨委员潘伟斌拿着两份讨论稿质疑起来。根据试点方案,按袋计量价格试点期间为3袋制,分别为大袋0.5元、中袋0.3元、小袋0.2元;按桶计量价格试点期间为120升每桶6元、240升每桶12元。但到了收费办法中,按袋计量成了6袋制,最便宜的袋子都要0.48元,最贵的要1.75元;按桶计量则飙升至120升每桶11元、240升每桶22元,“为什么同是按量计费,试点和试点后价钱差那么多?”根据塑料袋体积和垃圾桶体积计算,潘伟斌还认为按袋计量市民所要付出的单位价格,要比按桶计量市民所付出要多,“这对按袋计量的市民不公平啊”。

“我已经听到有市民反映,他们非常反感要按袋子来装垃圾。”孙国萍委员称,虽然广州目前垃圾分类试点中有使用专用垃圾袋投放垃圾的试点,但广州对于按袋收费始终缺乏广泛民众基础,“一旦市民过度反感,到时正式实施时,估计很多问题就会出在袋子上。”黄立川委员称,应该多教市民各种垃圾减量的方式,而不只是强调计费。

曾长期关注番禺垃圾焚烧问题、网名“阿加西”的黄立川委员也发现试点方案中,有诸多刺激市民分类的奖励规则,但到了收费办法中却完全没有了,“现有的优惠政策到了正式实施时就没有了,那些试点地区居民怎么承受?”